哥伦比亚进世界杯了吗(哥伦比亚世界杯预选赛)

2023-06-07 06:11:37
查md5足球直播网 > 世界杯 > 哥伦比亚进世界杯了吗(哥伦比亚世界杯预选赛)

直播吧3月30日讯 在此前进行的世界杯预选赛南美区的一场较量中,哥伦比亚1-0击败委内瑞拉,但尽管如此,他们仍无缘卡塔尔世界杯。赛后哥伦比亚主帅鲁埃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耻辱。

鲁埃达这样谈道:“由于某些因素,球队发生了变化,我们的移动也发生了改变,但我们一直都在寻求让最好的十一人出现在场上。我们在以最高强度比赛,我们梦想着继续。”

而埃斯科巴的父亲看得要比他清楚许多,父亲知道以哥伦比亚民众对足球的狂热,现在踢了乌龙的埃斯科巴很有可能遭到民众的围攻。

何以前后差距如此之大呢?

随着报纸的报道,一些还不愿接受这一惨痛事实的当地民众也纷纷痛骂埃斯科巴,说他是哥伦比亚的罪人,而就在这届世界杯比赛开始之前,围绕埃斯科巴的还是数不尽的鲜花和掌声。

在加里亚诺的家里,埃斯科巴不停地和好友抱怨,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等到了晚上,他实在忍不住再在家里憋着了,就想着到附近的舞厅放松一下。

埃斯科巴出生在麦德林市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身在足球的国度,埃斯科巴从小就开始踢足球,并且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父亲非常高兴,全力支持着儿子。

可偏偏不巧的是,这天正赶上加里亚诺要到乡下看望母亲的时间,埃斯科巴来的时候,加里亚诺刚刚收拾完行李,埃斯科巴害怕自己一个人待着家里,就想着加里亚诺能留下陪自己一起。

在1994年以前,从1950至1990年,美国只有两次进入世界杯,分别是1950年的巴西世界杯和1990年的意大利世界杯,并且也只是小组赛一轮游就被淘汰。

哥伦比亚足球的巅峰

在巴西,足球除了能带来快乐外,还能为贫穷的人带来激励,它为当时的足球运动员提供了一条通往名誉和财富的道路。不过,对于贝利当时的家庭而言并非如此。因为贝利的父亲并未踢出名堂,而且收入十分寒酸,他的母亲因而害怕踢球会影响孩子以后的生计,于是不希望贝利重走父亲的路,有时候甚至用惩罚来阻止贝利练球。不过,她很快发现这些都无法阻止贝利天性中的对足球的渴望,也无法压制贝利在足球方面的天分。

“那时候,我们认为哥伦比亚是不可战胜的,是上帝之母!”多年后,一位哥伦比亚球迷还十分感慨地回忆起了当时的感受。

1994年7月5日,同样在麦德林,一个同样名叫埃斯科巴的男人被刺杀。他叫安德烈·埃斯科巴,当时的哥伦比亚国家足球队队长,也是带领哥伦比亚冲进当年美国世界杯的主力后卫,意甲豪门AC米兰此前已向他伸出橄榄枝。在安德烈打进一个匪夷所思的乌龙球后,哥伦比亚队小组垫底出线无望,而他本人则在世界杯还未结束之时,在自己的老家被枪杀。

埃斯科巴的父亲也痛哭不已,他没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从这以后,埃斯科巴的弟弟再也无心继续踢球,选择了退役,哥哥的死成了他一生的阴影。

和美国队的那场比赛后,他面对着国内媒体当即真诚地道了歉。尽管还是有很多球迷对他谩骂不停,但是埃斯科巴觉得时间会抚平一切,球迷们应该会对他的过错有些包容。

为了儿子的安全考虑,父亲还劝埃斯科巴先在美国待一段时间,暂时避避风头,可埃斯科巴年轻气盛,觉得暂时的失利没有什么,他不相信球迷会对自己不利。

时任麦德林市市长的拉莫斯当然清楚这件事的影响,他史无前例地发布了当地最高的悬赏:“如果有谁提供和凶手有关的线索,他将得到重奖,而抓捕凶手的人将获得5000万比索的奖金(约合6300万美元)。”

“我们的球队代表了和平,作为它的一员,我感到非常骄傲,”一名FARC的受害者、现在的和平队球员阿尔伯特·帕拉说,“我们合作顺畅,因为我们互相支持。如果我们不能在足球场上做出榜样,那就没有人可以了,”他说。

在1994年第15届世界杯预选赛上,有着一流教练、球员的哥伦比亚球队在球场上所向披靡,创造了26战25胜的辉煌战绩,其中更是分别在主客场战胜了宿敌阿根廷队,有一场还是以5:0横扫。

编者按:俄罗斯世界杯怎么打开?喝着啤酒看球侃球的同时,界面天下也推出了“围观世界杯”系列报道。在这里,我们聊的不止是足球,我们把视角挪到了这项运动背后,“围观”赛场上各国身后的政经社会生态,漫谈世界杯外围之事。这是围观世界杯的第【9】篇。​

1993年12月2日,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麦德林的一处普通民房内,哥伦比亚特别搜捕小组冲破了房屋大门与毒贩展开激烈交火,双方迅速转移到了屋顶。随着最后几声枪响,一名蓝衣男子倒在了血泊中,警察和武装部队发出了庆祝的呼声。

巴勃罗·埃斯科巴是哥伦比亚政府的眼中钉。1989年,他排名《福布斯》世界富豪榜第七。但他的财富带来了对暴力的迷恋,他在接连被哥伦比亚政府打击后转而选择轰炸政府大楼、制造飞机爆炸案、暗杀政客以及和反对者公然开战等高调行径,这让他树敌无数,成为了哥伦比亚和美国联手追捕的头号通缉犯。

在成为名震四方的大毒枭前,巴勃罗就已经是个十足的球迷,据说他第一双鞋就是球鞋,最喜欢的鞋子也是白色球鞋。在通过可卡因大发横财之后,他看到了足球的双重可能:如果买断麦德林的国民竞技俱乐部(Atletico Nacional),既可以满足对足球的热爱,更能够把贩卖可卡因的赃款清洗干净。于是,国民竞技队很快成了他手下的洗钱工具,而有了巴勃罗的巨额资金加持,国民竞技队也一路扶摇直上,在哥伦比亚雄鹰联赛(Liga Aguila)中称霸。

此时巴勃罗的对手坐不住了,哥伦比亚的其他毒枭也都看到了足球背后蕴含的巨大利益。紧随巴勃罗的脚步,卡利集团的二把手米格尔·罗德里格斯投资了本地球会卡利美洲队,而在首都波哥大,绰号“墨西哥佬”的何塞·冈萨洛·罗德里格斯则早早控制了波哥大百万富翁队。史称“毒枭足球”的时期就此开启,各路毒枭们联手缔造了哥伦比亚足球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果然哥伦比亚队首战出师不利,面对罗马尼亚队以一场1-3的惨败收场。第二场小组赛,他们遭遇了东道主美国队。

3月23日,哥伦比亚队球员罗德里格斯(中)与队友庆祝进球。当日,在哥伦比亚巴兰基亚进行的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南美洲区预选赛较量中,哥伦比亚队以1比0胜玻利维亚队。 新华社/路透

94年世界杯,贝利看好当时兵强马壮在预选赛表现优异的哥伦比亚将在美国首次拿到世界杯冠军,后来哥伦比亚小组赛垫底。

有了巨额资金培养和训练球员,哥伦比亚国家队在1994年顺利打入了世界杯决赛圈。在这支国家队大名单当中,有多达6名球员来自麦德林国民竞技队。

1974年,贝利在桑托斯宣布退役。但一年后,又无法阻止自己对足球的热爱,宣布复出,加盟了美国纽约宇宙队,并在那里效力了2个赛季,极大推动了足球运动在北美的传播。正如纽约宇宙队总经理克莱夫•托伊所说,“我告诉他(贝利)不要去意大利,不要去西班牙,去那些地方你能做的是赢得一个冠军。来美国,你可以赢得一个国家”。

作者:piikee | 分类:世界杯 | 浏览:49 | 评论:0